專題座談 陽光劇團與紀錄片《亞利安與陽光劇團的冒險》

  9月25日,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所長林于竝老師主持「認識陽光劇團,從莫努虛金《陽光劇團的冒險》出發」專題講座,邀請來自陽光劇團的兩位老師Maurice Durozier和Aline Borsari主講,引介陽光劇團逾半世紀的創作旅途,也向學員說明本次駐校教學及展演計畫的藍圖。

  Durozier老師表示陽光劇團已成立50年,自己於80年代加入陽光劇團,陽光劇團的劇場理念是集體創作,演員必須提供彼此的想像發展,從中截取可用素材。接下來兩個月將以即興練習為主,文本練習則選用莎士比亞劇作──莎士比亞對陽光劇團來說是一位大師,特別是當他們觸及到社會和歷史的題材,依然會回到「莎士比亞的劇場」。

  紀錄片能夠讓學員透過影像了解陽光劇團的歷史,並感受團員的生活、體驗和劇場藝術實踐。學員們看得相當專注,並於映後問答時間踴躍提問。譬如影片初始畫面一女演員看起來相當尷尬,相形之下導演莫努虛金卻格外開心,兩相對照,形成對比,格外引起學員好奇。Durozier老師透露那是2009年一個為期兩週的工作坊,參與人數有450人。許多觀眾在看完陽光劇團的戲後會參加工作坊,然而莫努虛金是個嚴格的導演,對沒經驗的工作坊學員會如同團員一般高標準要求。面對膽怯、害怕的演員,挑釁是一個絕佳的方式,因為可以將角色逼出真實度,此即「失望的能量」。演員們若在排練過程中遇到障礙,大家會共同找出解決的方法,因此不僅是表演工作,更是觀看與傾聽的工作。莫努虛金十分珍惜也熱愛團內的演員,雖然演員除了演戲之外還得做很多雜事,但陽光劇團著實是一個「演員的國度」。

  學員問到為何陽光劇團堅持自己搭帳篷演出,以及觀眾進場看戲時為何與演員化妝的空間僅有一布之隔,也讓學員感到非常新奇。Durozier老師說對陽光劇團(及Peter Brook)而言,超過500位觀眾的演出場地,便不再是劇場,因為觀眾將看不到演員的眼睛。巡演時,團內的技術人員會比演員早到2週左右,帳篷也須與陽光劇團駐地「彈藥庫」空間相仿。至於演員化妝的場域為何沒有隔間,初始僅是因為「彈藥庫」沒有隔間。對Durozier老師而言,當他感覺到觀眾在看他梳化時,他會更具體地意識到觀眾的「在場」。不過演員和觀眾之間仍須有界線,即便是一個小窗口或是一塊布。

  更讓學員欣羨的是劇團巡演時會有「家庭教師」和「復健師」隨行,對於臺灣的劇場工作者來說是非常奢華的編制。陽光劇團是一個完整的劇團,每一個部門都受到同等的敬重。巡演時,常會有小孩演員,所以政府規定要有保姆和家庭教師,小孩也不可以連續工作兩晚。

  影片中有一段是莫努虛金在阿富汗,學員想知道她如何向他們呼籲街頭行動,又是出於何種動機參與行動。Durozier老師回答2005年陽光劇團受邀至阿富汗,當時阿富汗身陷戰爭中,陽光劇團有40位團員願意前行,不僅是去演出,更是想去呈現如何「成為一個團體」。阿富汗成立了一個劇團「阿布墶」,意即「當地的陽光劇團」,陽光劇團和當地年輕人發展了《最後的役戰》一劇,Durozier老師表示阿富汗的演員十分強悍且優秀,他們也將參與陽光劇團明年的演出。其他細節之後的工作坊會欣賞另一部電影《喀布爾的太陽》,屆時影片會完整回答這個問題。

  莫努虛金是一個永遠不會對於「人的價值」 讓步的人,她十分注重人權。就連在阿富汗時,她依舊提出關於女權的討論,就算是不合時宜的,她依然會提出。陽光劇團充分實踐生活即劇場的概念,以紀錄片作為演員專題開始前的奠基,學員們對於明天便將開始的訓練皆感到十分雀躍,一天於此落幕。

(課程記錄:朱倩儀 編輯:鄭莉穎 ©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